热泪西路军:上将王树声鏖战马家军至结果一人,毛总统请吃清炖肉

1935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走出草地胜利会师,为了建立西北抗日根据地,军委决定将河西部队改编为“西路军”,主要任务是:打通陕甘宁边区到边疆的通道。西路军主要由红四方面军第9军、30军、5军组成,指挥机关为军政委员会,主席陈昌浩、副主席徐向前,委员王树声等,共2.2万人西渡黄河,进军宁夏。他们面对的主要敌人是盘踞西北多年的“马家军”,一场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,就此拉开。

马家军的首领是马步芳、马步青、马鸿宾、马鸿逵、马鸿禄,人称“西北五马”,这批“马胡子军”在宁夏、甘肃、青海建立独立王国,残酷剥削和镇压当地人民,污蔑红军为“赤匪”恐吓百姓,马家军拥有近10万人的军队,尤其是骑兵作战能力很强,来去如风,连蒋介石也不放在眼里。当地老百姓歌谣唱到:山上的老虎山下的狼,狠不过青海的马步芳!当西路军进军河西走廊后,“五马”迅速与蒋介石勾结,纠集重兵向西路军扑来,还叫嚣道“宁死十万人,不让一寸土”。11月15日,西路军9军刚到古浪城,还没来得及修建防御工事,就被马家军团团围住,马家军3个骑兵旅、2个步兵旅,在2个民团和飞机大炮的掩护下,以数倍的兵力,向长途跋涉立足未稳的9军疯狂进攻,双方在古浪城血战了3天3夜,最后在30军一个团的接应下,9军才突出重围。

这是西路军和马家军的第一次交手,双方都见识了对方战斗力的强悍:马家军以数倍的兵力才勉强和9军打个平手,死伤2000多人;9军这边也损失很大,减员三分之一,参谋长陈伯稚、25师师长王海清、27师政委易汉文等牺牲。

王树声深知,更惨烈的战斗恐怕还在后面,当地人民长期受“五马”的愚民宣传,对红军相当敌视,加上历史上回汉的民族隔阂,红军一无援军,二无粮草,三无群众支持,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,马家军骑兵擅长奔袭骚扰,红军面临着一个难熬的西北的冬天。1937年元旦,西路军从山丹、永昌、凉州一路杀出马家军的重兵包围,消灭马家军6000余人,但自身也减员严重,由渡黄河时的2.2万人减员到不足1.5万人。

1月初,西北的气温已降到了零下二三十度,天寒地冻、风雪满天,红军战士们饥肠辘辘、衣衫褴褛,西路军总部决定:5军进驻高台县城,9军和30军进驻倪家营子,部队在此休整防御。像嗜血饿狼一样的马家军马步芳部,很快集结重兵尾随而至,他们分出2万余人猛攻落单的5军,分出其他兵力包围倪家营子的9军和30军,使其无法救援。西路军出征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恶战,就在5军驻地高台展开了。

从1月12日打到20日,双方血战9昼夜,5军在军长董振堂率领下给予马家军沉重打击,但终因寡不敌众,几乎全军覆没,军长董振堂及3000多名从长征走出来的老红军壮烈牺牲!噩耗传到延安,毛主席悲痛地说:路遥知马力,董振堂是坚决革命的同志。

1月31日,马家军开始集中全力进攻倪家营子,敌人先用重炮轰击,然后步兵和骑兵从四面八方杀上来。红军吃了没有重武器的亏,子弹也很缺,人均只有十几发,有时只能和敌人近战,甚至要拼刺刀。

在西北的荒原上,是不足1万人的西路军,在与7万多人的马家军决战。拼杀了20多天后,形势对红军越来越不利。2月21日,西路军仅剩下8000多人,9军政委陈海松身中八弹阵亡,军长孙玉清受伤被俘后,被炸药活活炸死。

军政委员会决定分左右两路向东突围。王树声代9军军长,率领右路突进到威敌堡一带,发现地形不利容易被围,又连夜撤回倪家营子,发现部队突围时留下的伤员,几乎全被敌人残忍埋了、点天灯,妇女团女战士被掳走活活折磨致死……天一亮,西路军再次被几万敌人团团包围,战斗更加激烈,在残垣废墟间,双方杀得血肉横飞,但敌人越杀越多,红军却每时每刻都在减少。经过9个日夜战斗,西路军弹尽粮绝,仅剩下不到3000人。

2月27日,西路军冒着刺骨的寒风强行突围,撤到三道沟一带,一路上被马家军3个旅追杀了10余天,红军弹药奇缺,伤亡惨重。3月11日,西路军被迫再次突围,突出敌人重兵把守的祁连山梨园口后,仅剩下1500余人,伤病号占三分之一。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,为了避免全军覆没,军政委员会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,会议决定:将部队整编为2个支队,左支队1000人,由李先念率领向西突围;右支队500人由王树声率领,在祁连山北麓开展游击战;陈昌浩与徐向前另带一支小队向东转移。

王树声率领的右支队,在与敌人骑兵冲杀几天几夜后,部队人困马乏,不少战士骑在马背上就睡着了。天亮才发现前后失去了联系,只剩下军长王树声、骑兵师师长杜义德、参谋长李彩云、作战科长李新国和几名干部、警卫员,一共24人。

还没来得及寻找大部队,敌人的骑兵顺着马蹄印又追了上来,5名同志负责断后,再也没跟上来……王树声率领着19人的小分队,在祁连山里翻山越岭,穿越深谷,像林海雪原中的一叶孤舟。

几天后,在一次遭遇战后,王树声清点人数,发现又少了8位同志。余下的11人多次试图走出祁连山,从蒙古绕道回延安,但都没有成功。转眼间已经到了6月,这11人的小队与马家军在祁连山里几乎周旋了小半年,终于趁着马家军盘查松懈,一夜急行军80余里,来到民勤北边的腾格里大沙漠边缘,眼看就要达到安全区,结果又与马家军骑兵遭遇,双方摸黑打了一阵,等王树声冲出包围,回头一看,身边竟然已空无一人。

此时的王树声,已经近乎是一个乞丐了,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,一双露出脚指头的鞋子,望着满天的星空,荒原是如此空旷寂静,渺小的他仿佛被大自然所抛弃了。他拖着沉重的身躯,一步步向陕北的方向走去,满脸的黑灰之间,一双眼睛亮得逼人。风餐露宿了几天后,王树声终于遇到一位淳朴的老乡,帮忙把他带到了黄河边的渡口。

王树声找到一只羊皮筏子,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船夫,终于顺利渡过黄河,回到了革命圣地延安。见到延安的那一刻,这位一路上坚强如铁的汉子,第一次禁不住流下了热泪。听说王树声回来了,正在开会的毛主席立刻接见了他,并请他吃饭,接风洗尘。

见到毛主席,王树声沉痛地汇报了西路军的作战经过,并对自己在作战中的过失和责任作出了深刻检讨。

毛主席没有怪他,反而说道:“西路军是不怕牺牲,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树声同志,你是个好干部,你回来就是胜利,西路军失败你没有责任!人嘛,应该往前看!”在毛主席亲自为王树声准备的接风宴上,摆着几道菜:一盘辣椒、一盘豆荚、一盘红烧肉、一盆糯米团子。

毛主席亲自挑了一块很大的红烧肉,递到王树声碗里,亲切地说:“树声,这还有糯米团,我听说鄂东南一带喜欢吃糯米,你是麻城人,我就特意派人弄来一点,这道菜可有特殊意义咯!吃团子,团圆嘛,我们都非常欢迎你的归来!”随后,考虑到王树声多年战斗,身体严重垮下,毛主席亲笔写信介绍王树声去抗大学习一段时间。在随后的岁月里,王树声戎马一生,抗战中担任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、人武部部长,奔波在各大军分区,发展地方武装,为刘邓大军输送了大批人才,1955年成为开国十大将之一。

而作恶多端的马家军,十几年来,一直是西路军幸存者的心里的一根刺,徐向前自河西兵败后,一直想率部队打回去,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,可惜后来却在进军路上病倒,这个伟大的复仇使命,就交给了我们的彭大将军!1949年8月20日,彭德怀率第一野战军挺进甘肃、青海,在兰州战役中痛歼马家军精锐,王震兵团一路高歌猛进,杨得志兵分三路挥师宁夏,在我军强大的攻势面前,“宁夏王”土崩瓦解,终于为西路军的无数英魂血债血偿!一洗前仇!苍天有眼!。

相关文章